fbpx

弗朗西斯教皇如何塑造機器人技術的未來

當您想到機器人時,它可能並不是您想像的第一個地方。

但是在離矽谷數千英里的梵蒂岡文藝復興時期,科學家,倫理學家和神學家齊聚一堂,討論機器人技術的未來。

這些想法深入人心意味著什麼,並可能定義地球上的子孫後代。

機器人倫理學:人類,機器與健康研討會由羅馬教皇生命學院主持。

時代變遷
該學院是25年前由教皇約翰·保羅二世創立的,旨在應對生物醫學的迅速變化。

它研究的問題包括人類基因組編輯技術的進步。

有爭議的是,這些技術據稱已被中國科學家何建奎用於改變雙胞胎女孩的基因,使她們無法感染艾滋病毒。

圖片說明
日本教授石黑宏(Hiroshi Ishiguro)和他的機器人雙
在會議開幕時,弗朗西斯教皇給人類共同體寫了一封信,他概述了“進步”的悖論,並警告人們不要先考慮社會可能付出的代價就不要開發技術。

在信中,教皇強調必須研究新技術:通信技術,納米技術,生物技術和機器人技術。

教宗方濟各寫道:“因此,迫切需要了解這些時代性的變化和新領域,以確定在尊重和促進所有人的固有尊嚴的同時,如何將其置於人類的服務範圍內。”

人類機器人
與這一信息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日本教授石黑浩的假說,他說我們將在一萬年的時間內不再被視為有血有肉的人類。

Ishiguro教授以在大阪大學的實驗室(包括他本人)中創造出極其類似於人類的機器人而聞名,他談到有必要使我們的身體從目前的材料發展到更持久的東西。

他說:“我們人類進化的最終目標是通過用無機材料代替肉和骨頭來達到永生。”

“問題是,如果某事發生在地球上,或者某事發生在太陽上,那麼我們就不能生活在地球上,我們需要生活在太空中。”

“在這種情況下,哪個更好?有機材料還是無機材料?”

圖片版權佐丹奴·朱塞佩
圖片說明
石黑浩教授在梵蒂岡機器人倫理學會議上致辭
對於宗座生命學院院長Vincenzo Paglia大主教,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這個夢想是一個可怕的夢想,”他補充說,分裂身體和靈魂是“不可能的”。

他斷言:“肉是有靈魂的身體,靈魂是有肉的靈魂。”

他說:“身體對人類來說非常重要,通過我們愛的身體,通過我們擁抱和相互交流的身體,”。

“我們一方面意識到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進步,但另一方面,我們認為這種發展可以給世界帶來風險。

“風險在於我們忘記了我們是生物,而不是創造者。”

了解更多
在BBC Sounds的Beyond Today播客中收聽“教皇為什麼擔心機器人?”。

圖片說明
大主教Vincenzo Paglia主持了會議
機器人權利
創建能夠完成人類可以完成的任務的機器人,甚至是照顧老年人或與人建立關係等親密任務,都是石黑郎教授工作的基本方面。

“我們有一個嚴重的問題,日本人口在50年內將減少到目前人口的一半。”

石黑教授沒有依靠人類移民或嬰兒潮來解決這種下降,而是指出了利用機器人的可能性。

“我們每年的移民人數不足,日本是一個孤立的國家,是一個小島,我們的文化與其他國家大不相同。”

石黑教授說:“從某種意義上說,外國人在日本生存並不容易。”

“這就是我們如此瘋狂地創造機器人的主要原因。”

歐洲科學和新技術倫理小組(EGE)去年發布了一份報告,著重強調了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的進步提出的“緊急和復雜的道德問題”。

它強調需要一種集體和協作的工作方式,以確立一套價值觀,圍繞這些價值觀來組織社會以及這些新技術發揮的作用。

圖片版權宗座生命學院
圖片說明
該會議將機器人學家,神學家和道德哲學家召集在一起
EGE主席兼倫理學和理論教授Christiane Woopen教授說:“應歐洲委員會的要求,對我們社會的未來以及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時代的工作前景進行倫理思考。”在梵蒂岡的科隆大學學習醫學。

該小組的工作重點是人權與機器人的關係,而不是賦予新形式的自主技術權利的想法。

Woopen教授說:“我們不認為AI或機器人應該擁有自己的權利。”

“權利與人民有關,指的是基本權利,例如人的尊嚴,自治權。”

她解釋說:“這些權利指的是人,指的是人類,它們指的是有關基本權利的歐盟憲章。”

但是石黑郎教授認為,我們越接近在家里和我們的友誼圈中擁有機器人的權利,我們自然就會希望賦予他們更多的權利。

他說:“一旦機器人成為我們的伙伴或伴侶,我們的朋友,我們當然會希望保護機器人。”

“當我們賦予動物某種權利時,我認為我們也將賦予機器人一種權利。”

你會在2020年走大運嗎?

超詳細免費2020年生肖運程大分析

免費訂閱即時發給你